• 我在此时的三更半夜,浏览我QQ里好友们的日志。

    当然,他们中的许多人,只是名义上的好友,一种称谓——无非,在各自举办葬礼婚礼之类的重大事情的时候,消息传来,说:唔。

     

    悲哀的是,大多数人的空间充斥着功利主义的急功近利。

    一切冲着实用而去,从吃喝拉撒玩乐到工作学习交际,什么不可不看的XXX,或是最厉害的XXX项事情,或者干脆是菜单药房…&hellip...
  • 麻烦你关掉围脖。

    我要开始写论文了。

  • 德国慕尼黑大学神学教授来学校讲座,周一上午下午和晚上,连着三场。

    讲基督教,可是大概讲的是德语,肯定只有蹩脚的翻译。

    而且我不知基督教不知德语,这种讲座只会加重我的惶惑和自卑吧?

    不管了,明天好好收拾一天:慕尼黑大学,教授,基督教等。

     

    下午打球,情况怎么变得如此复杂:衣服队员上场胜负,水和红牛,我不喝红牛,因为红牛有激素。

    败给旅游...